立即注册 登录
中国散文网 返回首页

maxingyang的个人空间 http://bbs.cnprose.com/?5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残痕 》马杏杨

热度 3已有 529 次阅读2017-3-8 09:55 |个人分类:我的

划过岁月的痕迹,有的会自动消失,有的会残留在岁月的深处。康康便是岁月深处的一道残痕。

  康康是狗的名字。

  很多年没有谈过狗,也没有正视过狗。这其间读过和听过许多关于狗的故事,也深深地被打动过。但除此而外,再没有说过狗,更没有养过,包括我的兄弟姐妹。这完全缘于一段童年的经历。

  十来岁的时候,同学在上学的路上捧着一团花绒绒的东西,那时我们和母亲一起住在她从教的乡村小学,没有围墙,远远地看着同学捧着花绒绒的东西向我们走来,原来,他给我们捧来了一条小花狗。那是刚刚从母腹中诞生的雄性的婴儿,它是那么的美丽,娇小,黑白相间的绒毛分布着很好看的花纹,圆圆的脸,亮亮的眼,两只形状很好的耳朵不大也不小不尖耸也不耷拉地长在头顶上方最合适的位置。那一定是它母亲一窝的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位。它用最稚嫩的嗓音轻唤着,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学校里还有一个家庭,那是校长和他的孩子们。应该说是小花狗和我们一起组成了一个大家庭。那时大人孩子吃的是学校的食堂,每顿,我们把碗里的东西匀一点给新来的“小主人”,它的可爱让我们心甘情愿。它最爱吃又软又甜的山芋皮,因为它是刚刚出生的婴儿。没有名号,父亲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康康”。它居然很乐意地受用着,一声康康,总是顾盼生风,轻摇绒尾,乖乖巧巧地向你走来。在它的婴儿时代。

  它和我们一起成长。至今不明白,它是以什么样的标准选择了我们的家庭。晚上,它钻到了我们睡的木床下,它把床下一个破旧的纸盒认定为自己的窝。母亲坚决不肯,说是有粪便,硬是要将它“请出”家门。我们睁圆了眼睛看着母亲把它拖出了床肚。天越来越冷,然而,它比我们更宽容。它每天夜里就绻缩在我们家乳黄色的门前,身体紧紧地挤贴着门逢,无论雨雪风霜。天长日久,那水泥的门前竟然留下了它身体绻曲的印痕。

  我们眼看着康康从幼年、童年长到少年,比我们长的还快。它越来越矫健,可谓英雄年少,雄姿英发。静观时,后腿弯曲,前腿直伸,两耳警觉,目光炯炯,遥视前方;运动时,身体轻盈,动作敏捷,奋蹄狂奔,溅起尘土飞扬!那样的线条轮廓,那样的英武阳刚,那是美与力最好的诠释,也是我们年少时最初的感动。

  它的活动范围也随着身体的生长在逐渐扩大,常常走出了它赖以生存和活动的操场。有时候,我们也行走在小学校的外面,池塘、菜园、小路,稍稍放眼便是开阔的田野,隐隐的村庄,偶尔,就会远远地发现我们的健美的康康,感到分外的惊喜和亲切!于是我们会对着旷野,放声地呼唤着:“康康——”余音拉得很长,很长。而康康呢?也立即给予了最快速最敏捷的回应!只见它奋力扬蹄,穿越一切起伏不平的沟沟坎坎,沿着并不好走的弯曲的小路,一路狂奔而来!它用卷起的高扬的尾巴,诉说和表达着心中的惊喜与激动。应该说,那是童年乡村的一道风景。沟通是幸福和美丽的,不仅仅限于人类。

  那时,父亲在邻近的一所中学教书,晚上,常常有定时的教师学习,等学完归来,应是寂静的夜晚了,就在这乡村的夜色里,回家的路上,父亲总会遇到这样的场景:康康默默地等在中学的围墙外,大路口,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主人无言。康康无言。那一路护送的岁月啊。

  小时候,妹妹的身体总爱闹毛病,感冒,发烧、吃药、打针是常有的事了,还往往赶在夜晚,在前往医院的路上,母亲背着妹妹,身后肯定跟着个康康,那漂亮的穿着“花花衣服”的康康。

  但漂亮的康康也有发怒的时候,一个暗淡的黄昏,不知为什么它竟然死死地盯住校长的小女儿青青,顺着操场的边沿穷追不舍,一圈、两圈、三圈,发疯似的边追边吼着,样子很吓人。青青更是脸色发青,一路惨叫着,鞋子早已跑飞,惊魂不定的脸上分不清口水和泪水。只见青青的父亲挥着菜刀,对准康康也同样发疯似的追赶着。记不清到底转了多少圈,应该是天色全然昏黑了,所有的疯狂才随之安静了下来。

  校长的女儿青青那时大约八岁吧,本来就脸色青黄,又时时会发作“羊角风”,发作的时候泛白眼,流口水,在原地转小圈,最后颓然倒下,样子很可怕。这对于年幼的我们,大概还不会产生同情吧。但那个夜晚我们最担心和同情的却是康康,不知当时它藏在哪里,天亮了,它能否躲避被报复的厄运?

  天亮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没有谁再追究它了。我们暗喜。然而,仍有一种担心在潜滋暗长。

  早就听说过一个人,是专事打狗的,不知他的真名,村民们都管他叫林二狗。暑假了,小学校那阵子成了民兵集训的地方,林二狗是民兵排长或是班长,反正是个小头目,他背着枪驻进了学校,休息时,也面目和善地走进了我们家。不管是不是有一些康康的因素,父母和我们都非常地友善和客气。就这样,他天天到我们家坐坐,可能是“职业”习惯,他很敏感地就发现了正睡熟的康康,还高兴地赞许了几句。可我们谁也没有点出让他“手下留情”之类的话。应该说是有心但没点破!为什么不点破?是因为他笑嘻嘻地送给我们吃了一个很好看的赖葡萄?是因为我们年幼单纯,想不到那么远?

  秋天了,那个秋阳温煦的下午,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沫,都在教室里。几声枪响,划破了田野的上空,为秋阳染上了血色!许多人目睹了那幕悲壮的场景。有人数过了,七声枪响,七颗子弹,康康一路狂奔。

  在血色的秋阳里,我们漂亮的、忠诚的、勇敢的康康,终于倒在了第七枪,倒在了回家的路上。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保付祥 2017-4-25 10:08
划过岁月的痕迹,有的会自动消失,有的会残留在岁月深处。以致心灵一直在叩问灵魂,我的本真在哪里?欣赏问好,创作愉快!
回复 九天雄鹰 2017-4-26 16:04
好文章,欣赏,学习。
回复 大卫 2017-8-8 08:12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